参加完AI开发者大会,觉得百度该为女孩子们认

参加完AI开发者大会,觉得百度该为女孩子们认

时间:2020-03-11 12:3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贴一张背影可以吗?)

(安防监控里的芳踪,请忽视下面那位)

女孩子中间当然很多是媒体人,不过看出来不止是为完成任务,很兴奋。一个沈阳来的自媒体妹子,风情万种,大大咧咧,四处好奇,像是来玩狼人杀一样。我问了一下,入行不久,做了个公众号,兼任CEO和首席记者,据说依托高校,组织了一大票学生。大会完了意犹未尽,还去酒吧喝了一通。

(陆奇治下的百度AI有两大重点:无人车和度秘)

度秘事业部总经理景鲲年轻高大帅气。去年和他闲聊过,喜欢《西部世界》,能聊电影聊聊哲学。上午大会一结束,我果断去找景鲲。我本来关心的是,找度秘谈合作的制造业人士会比较多,想观察下有哪些企业,人工智能操作系统落地的可能性几何。结果就撞运了,一大波美女微笑着迎上来。当然,她们都是来和景鲲交换名片的。

景鲲在台上的时候,强调度秘要为“老人和孩子”打造语音操作系统,因为老人和孩子使用手机的时间少,小孩子在不会写字时候就会用语音操控手机搜索动画片。现场还展示了一个码农舅舅如何用度秘芯片赋予外甥的乐高玩具对话能力。不知道度秘的工程师们注意到没有,现场女孩子们为这个舅舅欢呼的声音特别高。

别忘了,女性才是声音的动物,是人性化产品的热心体验者。女士们非常愿意放下手机来尝试和度秘机器人对话。必须十万分重视为女性打造贴心的语音操控产品。 一定不要忘了这一点,这一点甚至可以弥补技术短板。如果搞个张国荣声线或者鹿晗声线的机器人出来,不知道会有多少迷妹。

李彦宏亲自乘坐无人车,沿五环进入会场。当天网络热传的是交警部门介入调查,但大会现场当时是一片欢呼。即便事后有技术人员质疑百度无人车开源技术的含金量,那一刻的欢呼是由衷的,发自对未来生活方式的信念与期待。技术再强大,也只是为了支撑人们对生活方式的梦想。

女生比例当然还是小,参会者以理工男为主,但她们的身影使得场内场外的氛围变得更美妙。

到访者的风采带来了超出大会主观设计的时尚感,这才叫“生态”吧。这次大会客观上超越了“技术界”,成为一种展示生活方式的大会。回想一下互联网,当它不再只是技术,而是成为一种“时尚”,才锐不可当,人人争先。不知道百度人自己意识到这一点没有。

面对女士们,景鲲不停地摸裤子口袋,想摸一张名片出来,但是没有。他口袋里只有芯片。 一个小时前,陆奇在大会舞台上对大家开玩笑说:“我告诉你们一个看人才的技巧,看一个人是不是优秀的产品人才,就看他是不是口袋里总是装着芯片。”

不过,做智能产品不能只惦记芯片,要不然会怎样?我想到了下面这张图:

小女孩一脸羡慕望着小男孩,小男孩却心在别处。男孩要是一直对此无意识,有情人最后难免陌路。这是我对百度的严肃警示,咳。

在几位百度人的PPT里,谈到语音点播的时候出现过刘德华、周杰伦、薛之谦、汪苏泷,也有爱乐之城。我看还要更有意识地多考虑女孩子们的兴趣。

实体与符号都重要

请相信,我的重点不是看美女,而是观察人工智能的落地。现场很多人是奔着产品开发来的。无人车展厅,备着双肩包的理工男们对着芯片组,互相聊的头头是道、各种芯片知识信手拈来。

主会场,我左边坐着两位个子不高的男士,眼镜片后面闪烁着精明的小眼神。一问,是浙江横店集团得邦 照明企业 的工程师。他们已经有智能控制研发部了,正在考虑如何把灯具作为智能入口,看看是否可以接入百度的智能服务。我右边坐着一位年富力强的汉子,是九阳研究院的院长。 榨汁机 也想摆脱每天机械的碾果果工作啊,考虑智能化,语音控制、健康数据采集之类。华为终端的合作总监也在现场,散会后找百度深度学习实验室主任林元庆聊了好一会儿手机AR。此外,微信公号“量子位”现场采访了多家合作商,包括车企、机场等。

制造业的人多,才让我觉得开发者大会不空泛。AI将无所不在,不再只是概念故事。 落地,不仅意味着避虚就实,进入终端,同时还要变成一种人们习惯使用的符号象征体系。 就像宝马、苹果、华为、微信等,早已不止是实体产品,还是一种有意义的符号,昭示时尚、实力、品味等等。榨汁机当然是一个不错的终端,而且原本就是幸福家庭生活的符号。AI要成功落地,技术、产品、符号,三个环节缺一不可。

主会场和分会场都发布了很多开发平台。有个美国好青年利用阿波罗平台三天就开发出了自己的循迹无人车。自然语言处理部门发布了Unit平台,用户可以在其上训练自己的人机多轮对话系统,这意味着商家可以订制自己的智能客服,玩具商也可以订制自己的对话玩具了。我预感这个平台会率先红起来。此外还有Kitt.AI的唤醒词训练平台,DuerOS(度秘操作系统)开放平台,Dumix AR虚拟现实开发平台,PaddlePaddle深度学习开源平台等等。

每年开一次大会看来十分有必要。像我这样长期关注百度人工智能发展的人,也要整个大会听下来,才能对百度的AI产品全局有个把握。百度各部门是不是也要通过开大会才能更清楚彼此最新进度是什么?很有可能。部门太多、信息太多,整合起来不容易。像天工、天算、天机之类平台名称就能把外人搞晕了。要把这么多平台运营好,考验百度的运营能力。我之前在36氪写过,百度的产品东一个西一个,像大草原上的部落,需要一个成吉思汗来统领。

目前来看,百度已经做了不少整合,在线开发平台集中展现,比几个月前清晰多了。但我还是不清楚百度云平台的智能客服订制与Unit的智能客服训练是什么关系。

(百度AI平台目录页)

这些平台都已经实现可视化、模块化操作,像现成的编程开发工具一样。现场看着蛮激动的,连我都想试试。

我去试乘了无人车,虽然商用还早,不过坐在车上,感觉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毫无紧张感。

赛道中的人才知道速度

身在现场,就会感受到智能时代真的近了。不久前发生共享单车大战、阿里顺风数据大战,有人说百度每一次都游离在风潮之外,找不到北。这话对了一半,另一半可能是百度人感受到了另一个风潮。新的平行赛道真的出现了,身在其中才能感受到兴奋。

这对百度的好事,但也未必都是好事。

外人觉得重要的事情可能他们不觉得重要。比如讯飞语音平台提供的在线录音转文字服务,已经开始在学术思想圈流行,几乎可以代替速记。我去年问过百度语音部门,有没有做这个的打算。据传很快会免费推出。不过大半年过去了,并没有。现场了解到,百度把开发优先级都给了远场语音识别、唤醒词等技术,这些技术事关语音系统能否落地终端。他们觉得录音转文字的需求并不高。作为从事文化工作的用户,录音自动转文字对我是一件很酷的事情。谁才是对的?

PaddlePaddle要综合谷歌、亚马逊等各家深度学习开源平台的优点,度秘要兼容anker音箱,无人车要解决实线变道犯规的bug,整个公司要联合英伟达一起对抗谷歌的TPU芯片方案……技术人实在有太多技术工作要做,和我这种普通用户想的不一样也正常。不过我仍然担心百度对用户体验的把握。时间冲突,没能参加Web生态分论坛,那里有百度的界面设计师演讲。我很想吐槽一下手机百度的集成设计,要在其中找到其他百度应用非常不方便,有很多废点击(这里省去吐槽五百字)。

度秘工程师在现场演示,让亚马逊英文智能音箱接入度秘中文语音服务,只要十七行代码,一分钟成功,他兴奋地喊了一声“搞定!” 把简单留给用户,把复杂留给自己,这就是一种“极客范”,会吸引人。百度之星开发者大赛也是好东西,相比各种网红造星大赛,我们需要这类比赛了。还是那句话,必须重视各种“范”的表达或者说氛围建设。

我觉得这次开发者大会比较有“范”,但其中很多成分是自发涌现出来,超出了百度的自觉。 百度需要把自发变成自觉,否则,就会有别人来把自发变成自觉。 说实话,百度的国内对手讯飞其实也比较木讷,技术很好,但手机输入法的操作体验总是不佳,宣传也比较老套。而那些熟谙消费者心理,洞察时尚奥妙的巨头,即便技术弱一些,凭借产品意识,未来实现弯道超车也不一定。要知道,马化腾已经毫无压力地开始重复李彦宏说过的话:“移动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是AI时代。”

最后说下陆奇。这是一次由陆奇主导的大会。陆奇、王海峰、徐伟以及李彦宏等纷纷走上台。他们的共同点都是头大,身子相对小一点,堪称“东亚智人”的典型。陆奇声线澎湃,手势有力,不过走路的时候略微有一点摇晃,让人想起他因为骑车摔伤腿而从微软离职的事情。他当时骑的是一种特别的自行车,传动方式和普通自行车相反,需要调整自己的身体感觉去适应,搞不好就会摔跤。面对智能新时代,陆奇们不惜从身体到思维都改造自己。决心和能力都有,现在要做的是顺畅地带上大众一起飞,尤其是那么多想搭车的女孩子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