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中石油系统:几所学校毕业生统治全行业

解析中石油系统:几所学校毕业生统治全行业

时间:2020-03-13 08:2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在中国,几所专业学校甚至是不太知名的专业学校毕业生统治一个行业,进而衍生出一种独特校友文化现象,其实并不止于石油系统。

  从中石油落马高管看行业的“校友圈子”

  文_本刊记者 龙在宇

  石油系统的反腐风暴正酣。

  8月27日,国务院国资委纪委对外公布,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李华林、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冉新权、总地质师王道富等3人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一日之内,中石油三名高管落马,舆论为之震动。而梳理三人的简历,他们竟系出同门。公开资料显示,李华林1983年毕业于西南石油大学物探专业。冉新权1982年9月考入西南石油大学,先后获得采油工程专业学士学位,油气田开发工程专业硕士、博士学位。王道富则是西南石油大学地质77级校友。

  三名校友同日落马,让“校友圈子”的议题再一次撞入人们视野。

   三个“杰出校友”

  今年50岁的李华林,1983年从大学毕业后即加入中石油。自2007年起任上市公司中国石油副总裁,此后兼任中国石油董事会秘书、昆仑能源董事会主席。

  多名中石油内部人士透露,李华林是秘书出身,在上世纪90年代曾长期担任秘书。“这也是李华林日后飞黄腾达的一个关键因素。”

  与李华林的秘书出身不同,校友冉新权、王道富走的却是“基层路线”。这两人在基层摸爬滚打多年,并先后担任长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

  据了解,长庆油田是近年来中石油重点打造的“西部大庆”。 2008年,王道富离开长庆油田,赴北京履新。而他的接任者,就是冉新权。这对毕业于西南石油大学的校友,从2003年至今,先后执掌长庆油田十年之久。

  据记者调查,冉新权在长庆油田的口碑并不好。8月27日16时50分,新华社正式发布冉新权被调查的消息。然而早在当日上午,长庆油田贴吧里便一片欢腾。一名自称长庆油田员工的网友留言道:“冉把长庆油田搞得乌七八糟的,使劲地上产,可以说达到了竭泽而渔的地步,表面上看加速了长庆的发展,实际上加速了长庆油田的衰落。”

  长庆油田员工介绍,王道富在长庆油田历史上,已经算一名很有个性的领导,作为继任者的冉新权,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仅对内强势,对外也很强势”。有媒体报道称,近年来,长庆油田与陕西、甘肃等油气田所在地时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2009年,甚至发生长庆油田护矿队同靖边县公安部门的冲突,26名当地公安人员和9名长庆员工受伤。

  一名在西南石油大学任教的老师告诉《廉政瞭望》记者:“王道富在大学时,虽然读书很刻苦,但成绩并不算拔尖。只能算那种很普通的学生”。

  多年之后,李、冉、王三人都被视为西南石油大学“杰出校友”的代表。在各种校友联谊活动中,三人经常会聚在一起。尤其是王道富与冉新权,既是校友,还是老乡。“他们都是四川人,又曾在一个单位搭班子,还是前、后任关系,交情很深。”

  不过如今,西南石油大学对这三名校友的情况却不愿多谈。记者在西南石油大学采访期间,学校校友会的工作人员一听说采访主题与这三人有关,当即表示:“现在特殊时期,我们不能乱说话。”

   桃李之盛

  在中国石油系统,西南石油大学有着不可撼动的江湖地位。

  上世纪80年代初毕业于西南石油大学,此后便一直留校任教的杜强,意气风发地向《廉政瞭望》记者讲述了这所大学的历史—1958年3月,位于南充、武胜、遂宁的三口探井喷出高产油流,震动全国。时任石油工业部部长余秋里坐镇南充,打响了新中国第一次石油大会战。为了加快开发四川石油天然气资源,也为西南协作区发展石油天然气工业培养技术干部,国家决定成立第二所石油高校,校址就设在川中石油会战指挥部所在地川北重镇南充市。西南石油大学首任院长,便由时任石油工业部基建司司长的马载担任。

  50多年来,这所专业性极强的大学,为中国石油系统培养了数以万计的人才。西南石油大学的大学精神也被提炼为:为祖国加油,为民族争气。

  西南石油大学桃李之盛,从一个细节便可窥知。2012年2月,西南石油大学北京校友新春联谊会上,校友们汇聚一堂。其中,来自石油系统的部级高官就达十余人。中石油股份公司副总裁刘宏斌、李华林,中石化股份公司副总裁焦方正,中海油技术总顾问周守为等三大石油集团的高管,均以校友身份与会。“联谊会现场就可召开一次中国最顶级的石油产业高峰论坛。”参会的民营石化企业总裁如此说道。

  本轮石油系统的反腐风暴中,与李华林、冉新权、王道富一道落马的,还有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兼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王永春。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近日发布公告,任命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党组成员刘宏斌兼任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大庆石油管理局局长。

  “刘宏斌也是西南石油大学的校友,采油系79级的。”杜强告诉记者,“我的心情很复杂,看到那些落马的校友很痛惜,但关键时刻充当救火队长,冲在第一线的,也是我们校友。”

   圈子里还要分圈子

  如今并无资料证明,李、冉、王三人,在大学校园时,是否就已相识。“不管当初是否认识,只要后来在接触过程中了解到彼此是校友,感情上一定会亲近许多。”与李华林同年毕业,如今在四川一家石油企业工作的校友董志国这样说道。

  董志国介绍,很多人都对自己的母校有着深厚的感情,毕竟这是他们生活过的地方,他们在这儿度过了人生价值观形成的最重要时期。“有一次去新疆出差,和一名石油系统的处长喝酒。酒席都快结束了,才知道对方也是西南石油大学的校友。二话不说,又叫服务员端上一瓶酒。”

  “无论什么学校,都有自己的校友圈子。但作为石油系统的校友圈子,又和其它学校有些不同。”杜强介绍,其它综合类大学,毕业后同学们奔赴各个领域工作。毕业宴席一聚,有时真成人生永别。西南石油大学的毕业生,大多在石油系统工作,校友之间经常有碰面的机会。另外石油行业比较特殊,校友们不仅有同窗之谊,有些人还一起奋战在大漠戈壁、深海油井,这样又多了一份战友的情谊。

  “既是一起同过窗的同学,又算一起扛过枪的战友,如果再一起分过赃,那人生几大铁关系,基本就凑齐了。”董志国如是说。

  据了解,西南石油大学的校友工作,一直开展得有声有色,不仅各省(市、区)设有校友分会,各大石油企业内部也建有校友会。校友们经常聚在一起,既追忆激情飞扬的校园生活,也交流工作中的进退得失。

  董志国就经常参加校友会的活动,他介绍说:“在这个圈子里,大家的防备心都是很低的,彼此之间更为信任,没有人会有意识地骗人。有校友这块敲门砖,协调某些关系时的确容易一些”。

  作为一名80后,几年前才从西南石油大学毕业,如今在中石化基层单位工作的向晓云告诉记者,其实校友圈子里,也是分圈子的。比如大家都是厅级领导,就在一个圈子里混。而像她这种基层员工,也就是和年轻的校友们偶尔聚在一起,吃吃火锅,唱唱卡拉ok。

   几所学校的毕业生“统治”一个行业

  西南石油大学一名工作人员说:“落马三个人,全是我们学校的校友,这应该是一种偶然,但偶然中也有必然因素。”这名工作人员解释说,中国为石油系统培养人才的就那么几所大学,所以石油系统的干部,几乎全是这几所学校的校友。人数那么多,难免会有几个人出问题。

  在中国,几所专业学校甚至是不太知名的专业学校毕业生统治一个行业,进而衍生出一种独特校友文化的现象,其实并不止于石油系统。

  今年5月,未满49岁的易会满接任中国工商银行行长,让一个原本默默无闻的学校—浙江金融职业学院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这所高职院校办学38年来,近百名校友成为省级分行及以上领导,其中支行副行长以上干部5000余人。除了易会满,现任农业银行总行副行长楼文龙、浙商银行行长龚方乐等金融大佬均毕业于该校。

  而查阅国内主要银行高管的简历,更会发现一个十分有意思的现象,银行高管在进入职场前几乎都就读于财经类院校,特别是中国人民银行直属的学校。所以,中国最盛产行长的地方绝非清华、北大这样的著名学府,而是像浙江金融职业学院、湖南财经学院、人民银行郑州培训学院和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这样与央行关系紧密的非“知名”学校。

  与浙江金融职业学院齐名的湖南财经学院,就曾走出了现任证监会主席肖钢和农行董事长蒋超良等人。当地还有个说法,湖南财经学院向中国输送了1000位大大小小行长,这些人执掌了中国金融产业三分之一的天下。鼎盛时期,中国农业银行在全国有17个省的分行行长全出自这里。

  除了石油、金融,还有电力系统。号称中国电力黄埔军校的华北电力大学,其毕业生占据了中国电力系统管理层的半壁江山。国家电网、南方电网、华能电力等大企业的总裁级领导中,均有多人出自该校。

  仔细分析这些专业性院校,有一点十分相似—其在全社会的知名度远不及某些综合性名校,但在各自领域,却是当仁不让的执牛耳者。从这些学校走出的学生,实际上构成了一个行业的管理中坚力量。

  “因为各种原因,这些专业性学校走出去的校友,联络会更紧密,感情也更深。”杜强说,这种紧密的校友圈子,实际也在悄然发生变化。现在执掌石油系统的精英几乎都是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生人,当时中国的石油专业教育比较落后,单位想招人只有去那几所学校。现在情况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企业招人既重视专业也看重学校的牌子和学历,从世界名校回来的海归也日益增多。也许用不了多久,石油系统的人才格局会为之一变。

   校友圈不应成窝案温床

  圆而中空,谓之圈子。在人际交往中,引申而来的人脉圈子,却决定了一个人事业的高度。

  校友圈子,在古今中外都不鲜见。古代中国官场便讲究同年、门生,而在美国,由常春藤盟校组成的校友圈子,在政商两届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近日有媒体评论指出,“圈子”本身并无大错, 但当相关监督缺位,“圈子”成为腐败交易平台时, 其破坏力相当惊人。近两年来被揭露的大案要案有一个明显的特点, 就是窝案、串案明显增多。从联成一“窝”、串成一“串”的小贪官里,“成长”出大贪官, 从一堆小案件“培育”出大案件来。

  针对中国特殊的国情,的确有必要对所谓的校友文化进行适度规范。记者近日在国家行政学院采访时,发现该校一个厅级干部培训班的入学手册上清楚规定,无论学习期间与离校之后,均不得以同学联谊的名义相互举行宴请或者邀请对方进行交流考察。

  在刚刚结束的毕业季里,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对毕业硕士生的一番教诲,被外界广为流传。龚克不但谈及学校的悠久历史和杰出校友,还给大家提出了警醒。他说,最近有一名我国金融界颇被看好的年轻领军人物,因为触犯了法律遭到了处分。多年前他正是在南开获得了硕士学位。毫无疑问,他的问题不是专业能力不足,而是“价值观”上出了问题。龚克借此告诫同学:学位证不是保险带,要使自己的人生不脱轨翻车,最最要紧的是坚持一个“公”字。(应受访者要求,杜强、董志国为化名)

http://news.sohu.com/20131009/n387794654.shtml news.sohu.com true 廉政瞭望 http://news.sohu.com/20131009/n387794654.shtml report 4871 在中国,几所专业学校甚至是不太知名的专业学校毕业生统治一个行业,进而衍生出一种独特校友文化现象,其实并不止于石油系统。从中石油落马高管看行业的“校友圈子”文_本 (责任编辑:郭磊) 标题:解析中石油落马高管:几所学校毕业生统治全行业